中共仁怀市委宣传部 仁怀市文明办 主办
中国文明网 | 贵州文明网 | 仁怀市政府网 | 中国酒都网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我们的节日

望月

2017-05-15 来源:仁怀文明网 编辑:卢丁兢

   在农村还没用上电灯的时代,农民的生产生活,白天仰仗一轮红日,插秧割谷春播秋收。夜晚就着皎洁的月光拾掇整理自留地上的青菜萝卜,唤回牧归的牛羊。

  我们家因父亲教书而被生产队称之为工干家属,可苦了当农民的母亲,又干农活又持家,太阳月亮都是养育我们的神。相比之下,母亲更敬畏和善待月亮。

  母亲会唱许多关于月亮的歌谣:“月亮走,我也走,我跟月亮编花篓”,“月亮船,两头尖,中间坐着嫦娥仙。”等等。在明亮的月夜,母亲放下手中的生活,口中唱着好听的歌谣,带着我漫步嬉戏,那打谷场被石磙碾压得光平如镜,还有淡淡的谷香味,母亲和我转了一圈又一圈,教我唱了一首又一首。我回头仰望天空,突然发现月亮还跟在我屁股后面,像是隔壁新大姐(方言:新娘)又白又圆的笑脸。我快乐至极,伸直指头指给母亲看,母亲说,这样指着不礼貌,月亮会生气的,晚上睡着了月亮就来割耳朵。于是,她陪着我向月亮鞠了三个躬。

  母亲会讲许多月亮的故事。她让我望月亮,想想月亮里面有什么。我说,有棵大树,占了半边月亮。她说,是的,桂花树,还有什么?我说,看不清。她说,还有人,有男子汉举着斧头砍树,还有仙女在唱歌跳舞,还有好多白得透亮的兔子在玩耍。我一下子钻进了神秘的世界,睁大眼睛望着母亲。于是,母亲第一次讲了月亮的故事,讲的是嫦娥仙姐追玉兔,一不留心奔进了月亮。以后,又陆续讲了“玉兔下凡”、“天狗吃月”的传说。

  我们的村庄叫庙下冲塆,属于大别山南麓,素有中秋望月的风俗,圆圆的月饼要让圆圆的月亮先吃。我的娘更是认真。院子里摆上吃饭用的小方桌,两个小盘子盛上两块月饼。那时的月饼,猪油纸包裹,饼子外层是薄薄的油壳,中间是冰糖馅,非常可口,一个几分钱,相当男劳动力半天的工价。母亲轻轻地剥开那层油纸,垫着盘子,小心翼翼地,生怕自己的手指头碰了望月的月饼。然后,泡上两杯糖茶,那时我们没有毛尖、松针,更没有瓜片之类的绿茶,只在盛夏时,农家才用土钵子装一锅开水,丢进一把大片子茶树叶,全家人渴了就喝一大花碗。最讲究的人家接待贵客,才是红糖化水,俗称糖茶。

  那年中秋望月,当中学校长的父亲经历农场劳动后,破例地回家过中秋,一家终于团圆了,母亲的脸上挂着少有的喜悦,踮着小脚跑出跑进,先是对着东南方向摆正桌子拜台,接着奉上月饼,该上糖茶了,可装糖的瓶子里好久没有装糖,母亲用筷子搅了几圈,也搅不下几颗红糖粒。她一边磕头一边自言自语地说:月亮菩萨不会见怪,不计较我们家穷。父亲连忙圆场,等着,等着,有好吃的。转身进屋拿出了一个包裹,一包西北大红枣,包裹是五姨母缝织的,刚好昨天收到。娘说:快,先给月亮菩萨吃。接着,父亲又拿出了姨父的来信,当着月亮的面大声念道:二姐,每逢佳节倍思亲,在中秋明媚的月光中,我们远在西北边疆,无比想念您和尊敬的大哥……娘呆了,脸上滚动着泪珠,银色的月光映照得闪闪发亮。“五妹呀!今天的月亮照亮你们也照亮了家乡,我们一同见明月,我们在月光下团圆了。”

  母亲年年中秋望月,年年跪拜中秋的月亮,原来不仅是对月亮的崇拜,更重要的是借月光传递遥远的思念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,母亲才是诗中人。

  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,母亲这一辈子都在牵挂着亲人。早年是姨父姨母工作在西北核工业基地,舅父舅娘又在外地教书,钟爱手中教鞭的父亲也只是每月发工资才回家一次,更不说成为臭老九之后,没有了行动自由。母亲的身边只有祖父和我们弟兄,好不容易我们长大了,弟弟又出国求学并定居……年年中秋,月圆家不圆。我们的老母亲,年年守着庙下冲湾的中秋月,奉上子孙们捎回的一年比一年精美的月饼,对着又圆又亮的月亮,诉说着自己的思念与祈祷。“西北望乡何处是,东南见月几回圆。”如今,母亲走了三年,中秋的月亮前少了一位虔诚的身影,我们多了一份伤心的思念。我不知道这份思念如何遥寄,只能学着母亲的样子望月。愿中秋的月光照进天国,让我和母亲同见一个月亮。
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